不算初恋的暗恋

人都说初恋是美好的,但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我人生的初恋?反正几十年过去了,虽然我离校这么多年从来再没有和她见过面,但我还是一直想念她,总想有一天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她一面。

在我心目中,王雅琴老师一直占有至高无上的位置。她高大的形象以及温柔、善良的性格竟成了我以后找对象的标准。

那时我十六岁,上初中二年,王老师比我大概能大十来岁吧。她是我们的英语老师,她性格说不上是内向还是外向,但她和同学老师间说话脸上总是带着微笑。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和谁发过脾气,就连说话都没有听到过她和谁大声嚷过,倒是有同学说她给别的班上课时让学生给气哭过。可我不一样每当王老师来上课我都耐心的听,专注老师的表情和发音。看不懂的英语单词还要用汉字标注上。我那年是一九七五年,也是我初中毕业年。那时我们是上午学习文化课,下午就是学习政治,给老师写大字报,学校提供笔墨纸砚,当时不知咋想的我就给她写了一张,贴在学校的墙上。写的内容就是,在上英语课时学生乱哄哄的,不听老师讲课她也不管,现在想起来也好笑,她能管得了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吗?他们也不听她的呀。这些学生也是软的欺负硬的怕看人下台阶,每到班主任到来时都鸦雀无声。

班主任是我家族中远方轮着叫三姐的老师,王亚琴老师和三姐住一个宿舍。我那时候是班里的文艺骨干,每逢节日和有活动演出时我都会代表班级出演节目,这样就断不了去宿舍找班主任要材料,每次都能看到王老师在屋内打扫卫生,有时她也会头戴毛巾扫一下棚上的灰尘。我去时看到她那时的模样她就朝我莞尔一笑,看到她那一笑就觉得是那样的甜蜜和可爱。她虽然长的并不和电影明星一样漂亮,她个头有一米七左右吧,长脸蛋、双眼皮,苗条的身材,梳着两个过肩的辫子。身穿浅蓝色立领外衣,脖套是浅米黄色的,下穿藏蓝涤卡裤,脚上大多穿的是浅土色的翻毛皮鞋。她皮肤不白有一种普通人的肤色,她穿着也不时髦,也不艳丽,却即时尚又朴素。

我们是农村学校,学校的每到春后收获冬小麦时都要帮生产队劳动,我们中午不回家,自己带饭、生产队会派人做白菜汤或是鸡蛋甩袖汤送到我们干活的地方。

那天班主任有事没有去,是王老师带我们去生产队劳动的。到中午吃完饭休息时,她怕男同学去附近的老龙湾洗澡,就把全班同学召集到一起给同学们讲故事。她说:我给你们讲一个你们从没有听说过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刚刚解放时期。那时县里召开全县民兵动员大会,县里领导也来参加并发言。只见主席台上坐着的人说:我是县长…… 台下的人都没有见过县长长啥样,说是县长来了,而且就在台上给我们讲话,还没有等他再说什么就鼓起掌来。掌声有多热烈就别了,这次开会真是没有白来,还看到了县长本人,台上的“县长”向台下的众人摆手示意安静。接着说:我是县长……派来的!大家一听不是县长,这人说话咋不一气把话说完那?只听他精美图集 (36)又说道:今天说一说发枪的问题。全县民兵一听发枪马上静了下来,因为平时训练都是拿木棒当枪用。人多枪少,如果能发一只真枪训练那该有多神气呀!只听领导铿锵有力的说:发给你们每个人一个枪!领导说话间端起水杯喝水。台下的民兵听领导说给每个人发一个真枪都来了精神,掌声再次响起。只看领导喝完水接着说:那是办不到的。众民兵想你办不到还说它干啥!领导接着又说:发给你们俩个人一颗枪,众人心想既然每个人一颗枪不行那两个人一颗枪也将就,还是隔一天就能摸到一次真枪,所以掌声再次响起来。这位领导不紧不慢的接着又说:那是不可能的。这时台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没有数不知领导下面还有没有话说。这时的领导环视了一下大家的表情,坚定的说:发给你们三个人一颗枪,这时的全体民兵看到领导说话这样坚定,这回一定是真的了。掌声再次响起来,领导鼓足勇气大声说:三个人一颗枪……是木头的。那时木头枪做的就和真的差不多,木枪的金属部分刷的是黑漆,枪托刷的是红紫色的木漆。离远点是看不出来真假的,外表部件一个不少。民兵们觉得这领导说话还是有点大喘气,你就直说发木头枪得了呗。何必饶了这么一大圈干啥呢!不管咋样到散会时每三个人还是背着一条木头枪回了家。

王老师的幽默让同学们很是开心,我更加喜欢她了……我暗下决心长大后一定娶一个像王老师一样的媳妇!!!

时至今日我脑海里还是时常浮现出当年王雅琴老师那时的影子!!!我真想找一找我当年的心中偶像王雅琴老师,看看她现在的生活如何。

晓看天色暮看云,

行也思君,坐也思君。【文/海南渔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