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的世界中错过1》

“ 嘿,寒枫,咱们到时候一起考武大好吗?”

“ 武大?”寒枫不禁心里一酸。

“ 好啊!那从现在起我就要加倍努力了。”

“ 嗯,我们一起加油。”

虽然寒枫满口答应,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自从父母离婚的那一天起,大学的梦想已经离他越来越遥远了。

坐在身旁的宁子是寒枫初中时的同学,就在前两天才刚刚转学过来的。而她并不知道以前那个争强好胜,样样都把自己甩在第二的寒枫已经快沦为学校的 “ 问题学生 ”。

宁子一来,就开始了下学期的文理分科。寒枫在舍友的唬弄下选择了文科,却机缘巧合地和宁子分到了同一个班,宁子最后跟老师申请要和寒枫同一桌,没想到老师还真的同意了。

“ 来,吃一块,味道不错的喔! ” 宁子不经意被吓了一跳,转过头看了一眼。原来是坐在她后桌那个戴着黑色圆框眼镜、留着披肩短发的女生。

“ 您好!我叫月亮,以后请多多指教。”

“ 嗯,您好!我叫宁子,宁夏的宁……” 月亮笑了笑: “哈哈,我早就知道了,老师不是经常提问你嘛?”

宁子把身体转了过来,正对着月亮: “月亮,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你知道我同桌为什么经常不来上课?就是昨天撞倒你桌面上的书的那个人。”

“ 哦,他呀,还用问吗?逃课了呗,没准现在就在学校门口那间网吧上网呢。”

“ 你以前认识他的?” 宁子没等月亮说完就把话补了上去,其实她更希望月亮只是随便开开玩笑而已。

“ 认识呀,叫寒枫是吧!未分班时我们也同一个班的,他这人很少说话,我有时下课回家经常看到他从学校门口那间网吧出来。不过,他这人除了有时厌学逃课,还是能看出他人本质挺好的。”

宁子很快就从月亮口中了解到了现在的寒枫,面对着隔三差五就空出来的座位,宁子宁愿相信寒枫有事请假,也不愿去相信那个自己曾经眼中的“三好学生”会沦落到每天逃课的地步。

月亮继续吃着薯片: “ 怎么?宁子小姐为什么那么关心他,难道你……”

宁子脸突然红得像个樱桃,一本正经地板着脸: “ 谁说的?”

说完,宁子从月亮手中抢过了薯片: “ 吃多会胖,我来帮你消化吧! ”

月亮突然笑了起来: “放心,放心,还有 。”说完,她又弯腰从旁边桌子的抽屉中抽出了两包薯片:“ 宁子,你说我们算不算同病相怜,你的同桌总有那么一两天不在,而我更惨,都开学两周了,身旁的位置一直是空的,我连我同桌是男是女的都不知道。

宁子又把头转了过来: “ 这不正合你意吗?他的抽屉可以留给你当储藏室啊!” 第二天,回到教室的寒枫被宁子冼脑了一番,加上月亮不知从那里百度出来的 “ 大道理 ” 灌输之下,寒枫不得不向两个女人投降,或许是因为宁子的原因,再或许是真的想通了某些东西,寒枫最终居然答应了宁子以后不再逃课。

“ 重回课堂 ”的寒枫虽然上课总是昏昏欲睡,但只要上到数学课总如打了鸡血般精神 。

月亮看着寒枫,内心觉得欣慰了不少。她坚信只要寒枫还坐在教室里,就一定有办法帮他找回曾经的自己 。

“ 同学们,下面我隆重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班新来的同学,他是从学校体育系寄读到我们班的,听说上周还刚刚帮我们学校拿了市里的高中校园篮球联赛冠军呢。”

还没等老师说完,一米八多的高个就跑上讲台接过了老师手中的麦 : “ 大家好,我叫李伟。听说文科班有很多美女,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还特紧张呢,现在过来一探果然名不虚传。

。。。。。 ……

“ 哈哈,开个玩笑。不过刚才老师说错了,我不是新来的,系主任开学就让我过来寄读,只是前两周备战比赛,一直没来报到,以后学习上还希望各位多多指教。” 坐在教室下面的月亮早已如花痴般盯着讲台。最后还是宁子拍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月亮向讲台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旁边的座位是留给他的。李伟拿着书包走了下来,刚想把书包放进抽屉里。

“ 我去! ”

全班人的眼光齐刷刷地望向了李伟。月亮用手指紧紧地拧住了李伟的手臂: “ 别出声,都给你的。”

李伟虽然嘴角是笑的但表情却是异常地坚硬: “哎呀,文科班的座位果真比体育系的舒服多了。”

全班的人瞬间被李伟逗得差点笑翻。

“ 你好!以后我就是你的同桌,我叫月亮 ”

宁子礼貌性地伸出了右手: “你好,我叫宁子,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问下我。” “ 我上桌的这位同学呢?”

寒枫并没有转过头来: “你好!寒枫,寒冷的寒,枫叶的枫。”

李伟停顿了一下: “果真,人如本名呀!挺高冷的。……哈,开个玩笑,不会介意吧?”

“ 喂,李伟,你一个体育系的跑来文科班干什么?”月亮瞪大着眼睛问。 “ 哼,像我那么优秀的人,学校当然要重点培养,因为我专项早过了,需要好好补回文化课,上午上课,下午再回去训练。” 李伟把手伸进了抽屉里,提出来了两大包零食: “我说,月亮,你知道我来,也不用给我准备那么大的礼呀!”

月亮伸手一抓就抢回来: “ 什么给你准备?我的。”

“ 那,刚才你……”

“ 别说刚才,刚才幸好我手下留情,要是我再用力点,估计以后你篮球都打不了。”月亮边说边从李伟的手中抢回了零食,“ 不过,看在刚才你也留情份上,分一半你吧。”

李伟突然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 跟你开玩笑的呢!一个运动员,平时是需要特别注意饮食的,吃完你这些,估计我要光荣退役了。”

李伟倒头就趴在课桌上。

突然,他又奋力地抬起头来: “ 宁子、寒枫,你们帮我个忙,凡以后上班主任的课一定要叫醒我。”

自此以后,宁子摇身一变成为了监督委员,每天监督着寒枫学习,寒枫却变成了月亮的数学指导,而李伟则继续他的养生课堂。

第一次月考,宁子考了全班第一。依学校的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都没有得到的机会。然而宁子却出呼意料地跑去向领导哭闹着要留下来,最终学校实在没办法才同意她的申请。 寒枫问过宁子为什么放弃去尖子班,她总是笑呵呵地说: “我只是想证明一下,无论什么样的条件,只要努力了就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其实也许只有宁子自己知道,她还在等一个人。

  “ 寒枫,你告诉我,今天为什么逃课? ”宁子凶巴巴地质问着寒风。 寒枫从来都没有见过宁子那么地气急败坏: “ 我……,下午有急事,已经向老师请假了。”

“ 你知道吗?下午你爸来了,叔叔午饭都没吃,在办公室足足等了你半天。” “ 哦 ”寒枫只是随意的答了一句。

“ 你就那样无情吗?你每天这样对得起你爸吗?

寒枫沉默着没有说话。

被吵醒的李伟爬了起来 : “寒枫,不是我说你,宁子每天那么上心管着你学习,她图啥;你爸饭都不吃在办公室等你,他又图啥,你自己认真想想,对得起关心你的人吗?”

月亮推了推李伟: “谁叫你起来的?不是还没上课吗,就你多嘴。”

虽然李伟的话本质无意,但在这时的寒枫看来却更像一种嘲讽。寒枫突然站了起来,推倒了桌面上的书: “ 我对不起全世界也对得起他 ”随后就跑出了教室。

李伟突然有点懵,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他坚定自己并没有说错。

离开教室的寒枫一个人围着操场不知跑了多少圈,直至自己累趴在跑道上。 其实寒枫早在上午就收到了他爸发来的信息,说下午会过来学校一趟,而自己下午不来上课也正是为了避开他。在寒枫眼中,自己走到今天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是他先背叛了这个家庭。

或许是因为那件事成为了彼此之间拔不掉的一根刺,从那天以后,寒枫自己把桌子搬到了教室后面坐,他不会主动找宁子和李伟了,在他们当中也只有跟月亮会有交谈。慢慢地寒枫又恢复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只要上到他不喜欢的课他的位置总是空的。

“ 喂,宁子,待会体育课打篮球吗?”趴在窗台的李伟问道。

“ 可我地理作业还没写呢。”

李伟把篮球放在手中拍打了一下,篮球在他的指尖中快速转动着: “不是后天才交吗?快来,我教你投篮。”

“ 嗯,那好吧!”宁子把桌面上的书合了起来。

李伟习惯性叫了一声: “ 寒枫,你打篮球吗?”

寒枫摇了摇头。

此后的每天,寒枫总能见到李伟叫着宁子去打篮球。

“ 宁子,今晚打球?我教你运球。寒枫,你去吗?”

“ 宁子,今晚打球?我教你变向过人。寒枫,你去吗? ”

……后来的宁子每天都喜欢穿着球衣,还时不时穿着那双李伟送给她的篮球鞋。寒枫记得,这一向不是宁子的风格,以前的宁子更偏向自己喜欢的清新。

看着每天埋头于学习的宁子,寒枫想起他们之间的约定,他的眼眶慢慢变得湿润,脑海里不断闪现出以前与宁子的点点滴滴,所有被他刻意封住的记忆像放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一幕幕生动地放过。然而他知道,似乎有些东西已经回不去了。

  “ 喂,寒枫,等一下,怎么叫了你半天都不回应?”

李伟远远地叫唤着,跟在他后面的是抱着篮球的宁子。

“ 有事吗? ”寒枫回过头来答道。

“ 怎么越叫你越跑。也没什么事,我和宁子刚打完篮球想要去吃饭,碰巧见到了你,想叫上你一起。走,要不咱们就到刚才你出来的那间网吧旁的餐馆吃吧!”

寒枫突然向前走了一步,眼睛直直瞪着李伟: “你什么意思?”

李伟扬起了嘴角冷笑着说“ 没什么意思呀!还有,我跟你说,就算是在电脑上的篮球你也打不过我。”

站在旁边的宁子目睹了一切,看到寒枫紧握的拳头,她立马拖着李伟的手转身就走。

寒枫静静地着他们离开的身影,他的眼睛慢慢变得通红,雪白的眼球布满了血丝,其实他内心更想恨恨地打自己一拳。 他慢慢地从口袋中掏出了网吧的会员卡折成了两半。

此后,没有人再见到寒枫逃课。他上课比任何人都认真,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不可以输!

高二的期末,宁子依旧是全班第一;被数学拖垮的月亮有惊无险也进入了前十;以前那个成绩不太起眼的李伟在宁子的辅导下分数来到了中游;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寒枫居然只以3分之差尾随月亮。

“ 宁子,马上填报志愿了,听说你想考武大?”李伟揉了一下眼睛问道,似乎刚刚才从美梦中醒过来。

“ 嗯 ”

“ 那好,我也要报武大。 ” 李伟一本正经地说。

月亮刚刚喝了一口水,差点就喷了出来: “ 就你?我说李伟,你想考就能考啊?你以为武大是你家开的吗?”

“ 那……,我要是考上,你是不是请全班人吃饭?”

月亮用手轻轻推了一下镜框: “ 请就请 ”坐在后排的寒枫似乎听到了他们的交谈。听到李伟也要报武大,他心里更是多了一种莫名的感觉,他知道,武汉大学一直是宁子的梦想,可是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追上去了。

寒枫突然站了起来: “ 月亮,你不是说想当律师吗?要不咱们一起报“A大”吧?到时候在大学我们继续做同学。”

月亮似乎一下子被点燃了兴致: “ 律师好啊!多有正义感。但是“A大”我可从来没有想过,再说,我妈她不让我到外省读书,让我报个本地的就行,考不上就让我回家帮她开美容院,嘻嘻。” 寒枫拿着志愿表对着教室叫了一阵:“有谁想报“A”大的吗?”

然而,教室里并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很快,六月就到了,寒枫顺利地参加完了高考。还好,寒枫觉得今年高考的试卷比以往的模拟容易了不少。

在这个充满淡淡忧伤的毕业季,到处是离别的伤感,寒枫并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唯一让他高考后还选择留在这座城市里也许是因为还欠宁子一个道别。

李伟被提前保送上了北体,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月亮以道别的名义邀请了寒枫和李伟他们一起去了趟KTV,但是,并没有看到宁子的身影。那一晚,李伟和寒枫喝得很醉。快离开的时候寒枫突然哭了,他紧紧地拽着李伟的衣领。 “ 你不是说你要考武大吗?宁子怎么办,你知道吗?就在我自己都要放弃自己的时候,只要我看到你和宁子一起,我就告诉自己一定不可以输给你。”

说完,寒枫紧紧握住了拳头,一拳打在了李伟脸上,转身就离开。

月亮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想追上去叫他回来,但是被倒在沙发上的李伟爬起来拉住了。

月亮气冲冲地埋怨着: “李伟,你这是何苦呢?”

李伟拿出纸巾擦试了一下嘴角的血丝,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七月,寒枫买了离开的车票,他希望借着回学校拿录取通知书这个最后的机会能见到宁子,并跟她道别。

寒枫从政教处拿回了录取通知书,他并没有打开,只是手握着录取通知书在校园走了一圈,他第一次才发觉,原来自己生活三年的地方竟是如此之大。

当走到运动场门口时,寒枫突然停住了脚步,眼神慢慢变得呆滞,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就在那片星空之下曾寄托着两个人许诺要奔向同一间大学的梦想。

寒枫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表,已是下午四点。他知道,她不会来了,也许她根本就不打算会来。

寒枫转身向学校门口走去,此时校园广播里正播放着胡夏的《那些年》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好想告诉你告诉你我没有忘记

那天晚上满天星星

平行时空下的约定

再一次相遇我会

紧紧抱着你

寒枫的心里不禁有些暗然感伤。他知道,一切都落幕了,一切关于青春的故事都要画上句号了,他曾无数次幻想过离开这里,却没想到真正到了告别那一刻内心是那么地复杂。原来这里一直对他是那么地包容,只是自己曾经并没有好好地去珍惜过。

突然,寒枫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原来是李伟发来的信息,寒枫没有心情理会。

可是对方却很固执,又连继发了五条,到第六条时寒枫终于打开了手机: 兄弟,我觉得有件事今天要跟你说一下了,宁子跟我说过,你初中和她打篮球时摔断过一次手婉,你说这辈子再也不碰篮球了,还记得吗?当时她也对你说过, 她这一辈子也不会喜欢篮球了。

原来……

寒枫的眼眶开始变得湿润,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手中邮件的包装:

“ ——武汉大学录取通知书 "

。。。 寒枫仰起了头,努力地控制自己不要让眼泪流下来。他狂奔地跑向足球场,他知道那个人一定在那里等他,脑海不断地闪过那个夜晚—— “ 寒枫,我们一起考武大好吗?”

“ 好啊!”

“ 那我们一起加油。”

  寒枫远远就看到坐在草坪上熟悉的背影,他放慢脚步走了过去。被晚霞笼罩下的宁子像是在翻看着什么。

“ 宁子,我们可以一起上武大了"

宁子转过了身,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她突然眼前一黑: “ 武大?”

沉默了片刻,宁子突然笑了,然而却是一种很诧异的笑。

“ 那......,祝贺你。”

但宁子最终却没忍住哭了出来,她拿起了手中的东西砸向了寒枫:“ 你就是一个混蛋。”

寒枫若有所思,他并没有追上去,他曾无数次看过宁子的背影,只是这一次既熟悉又陌生。

宁子的身影在夕阳的投射下被拉得很长很长…… 【文/梦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