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坝传说

小序
每个人都有‘初恋情人′,只是你承认不承认而已。同学,同事或伙伴,
总有你喜欢的,也总有对你好的。只不过,因为时地人或自身发展变化等诸多因素,他们,你们,我们中的绝大多数,没有终成眷属。不过,我敢这么说,不论时间多长,距离多远,他们之间的友谊,"情意"是不会改变的,是任何人的感情都不能代替的,包括夫妻,子女。这也许成为自己心底最大的秘密。如果有一天,他们能相见,或取得联系,也决不会滔滔不绝,无话不谈,只是些你好我好他也好,或者‘今天天气',两岸关系,普金会谈之类等等。关于当年之话题,谁也不会再提。说什么?惊喜,激动?遗憾,感慨?一切都藏在心底,晗在眼里吧!
这是篇微小,不能铺张,不得细描,正因此,也就上不了厅堂。就只当作小礼物,送给那些曾经彼此喜欢的同学、同桌,或者曾经暗恋或明恋彼此倾慕过的‘初恋情人’吧。用以感谢她、他及所有他们对我的好。其实,全班每个同学都是我的初恋情人!

微小说
“一一”与“00"

晚饭后,闲来无事,打开微信,进入‘东平四中九级校友群’。
勿然,一个呢称"一一"的神秘群友还有密电似的微信映入眼帘。
“‘00’,在么?”
"老同学,好久不见。今天我在群里看到你啦。我们已分别四十多年了,还记得我么?电话15815811158,微信同号。”
"一一"
是她?对,是她!肯定。
"一一",我对她的代号,"00”,她对我的称呼。真是,众里寻她千百度!
  加微,通话。
是她。听音如面。音容笑貌,历历在目。千言万语,随泪流淌。通话中均知,她嫁了该嫁的,很幸福,已白发。我娶了得娶的,算美满,也花甲。
  当初,我们是同学,东平四中,九级一班。那时,我家农村,单亲,贫困。她家镇上,爸妈上班,条件好。不知是性格相近,还是趣味相投?不长时间便彼此喜欢。在校期间,除上课下班,正常交往外,还有事无事单独见面。校园西南苹果园就是常去的地点。偶有纸条,"一一",“00"就是彼此的称呼,同桌李长桥曾是联络员。
春。苹果花开。晕白,晕白。
“喏,拿着。"
清楚记得,那次她将两个馒头送我手上。
雪白的馒头!熟悉而陌生的馒头!熟悉,每到饭间去伙房抬水或抢自己的地瓜时,它总在老师的饭盘里使劲看我,陌生,长这么大很少记得吃过这么两个诱人的馒头。
  秋。苹果初熟。笑着润红的脸。
  "给,多买些本子和纸。"
至今不忘,那天她把一元钱塞我兜里。
一元钱,100分!要卖?二十多个鸡蛋?母亲在家干十多天活挣不了一元钱的工分!
  当时年少,不懂什么爱恨情仇,反正就是喜欢,就知道她对我好。
七九年高考,她考上大学,我上了中专,从此,天各一方,一至失联。沒想到,现在进了校友群,又能相见。
微信中,她说,多亏"九级同学聚会筹备组”。
"对。"我说,"感谢万能校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