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往事(初遇)

【文/芳草怡人】
按:这是清纯年纪写下的青涩文字,虽然如今文笔比过去成熟,但不曾动里面的一字一句,那是青春的味道。

思懿在图书馆里工作,是个期刊室。
那是一个追求知识的年代。
这个期刊室里每天都坐的满满的,所以思懿整天忙忙碌碌的替人拿书还书、办理借阅手续。
那时候思懿还小,只有十八岁。
思懿有着白皙的皮肤,一双大眼睛水水的,亮亮的。
思懿长的文文弱弱的,见人也是羞怯的笑笑,不爱多说话,
思懿的气质像极了林黛玉,同事们给思懿起了个外号叫林妹妹。
思懿虽然工作忙,但也有闲下来的时候,思懿喜欢翻阅新到的杂志,看到好的文章,思议喜欢抄下来慢慢的欣赏。
思懿和图书馆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
其她女孩子喜欢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聚在一起聊天,思懿就喜欢一个人安静的看书、写文章。
受环境的熏陶,思懿有时候也试着在报纸上发一些小的豆腐块文章还有诗歌啥的。
慢慢的,思懿“小才女”的名气在当地也就出来了。
思懿爱文学,特别崇拜会写文章的作家。
思懿工作的那个地方有个文学圈子,经常喜欢找思懿参加一些文学活动,渐渐地,思懿身边有了一些追求者,整天对思懿围追堵截的。
思懿是个好好女孩,不想得罪人,但是又不得不回绝,思懿心里特别烦恼。
思懿心里有打算,自己才十八岁,谈恋爱还太早。
思懿一直心里有个梦想,那就是考大学、上大学。
思懿大学差精美图集 (82)了7分没考上,后来遇到好单位招人,在父亲的劝说下,思懿就放弃了复读的机会,考上了图书馆的工作。
但是思懿不甘心,业余时间思懿一心看书学习,想有机会出去念大学。
但是,家里家外,来说媒的人络绎不绝。
有父亲的顶头上司、多年的老朋友,有母亲学校的领导、同事,有家门口的一些邻居。
思懿考上大学的同学,母亲的学生,也借着来看望老师旁敲侧击,弄得思懿的父母很为难。
终于,父亲有一天很慎重的要求思懿谈恋爱。
是顶头上司的儿子海,就住在思懿家前一排,窗户正对着思懿家的大门。
海有事没事喜欢站在窗前看思懿。
思懿有一副好嗓子,喜欢边帮着父母做事,边亮开嗓子唱歌。
海是思懿那个地方的高考状元,在某军事院校读书,是个挺优秀的青年。
但是思懿不喜欢。
认为海这个人是个书呆子,挺没个性,懦弱的很,也不够浪漫,不是思懿欣赏的那种。
思懿就毫不犹豫的回绝了。
(哈哈,后来海成了部队的师长哦,嘻嘻!)
但是父母不管,母亲说,我们已经答应人家的提亲了,同意不同意由父母说了算。
思懿眼泪下来了,说:凭什么你们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为什么不尊重我呢?
到底是我和他过一辈子,还是你们和他过一辈子?思懿反抗着。
父亲说:海品学兼优,人又老实忠厚,那点配不上你?我们是看着他长大的,又是你母亲的学生,知根知底的,有什么不好?再说了,如果你同意,海的父亲就把你调在海的身边,多好!
思懿说:不是说人好不好,自己压根对他没有任何的感觉,见了面话都不想说,怎么能够产生感情呢?
感情是培养出来的,你还小,不懂,以后你就明白了。
这件事先放着,等你想清楚了再做决定,父亲说。
思懿在单位工作的时候,会收到许多的求爱信。
有夹在书里的,有直接塞给思懿的,还有托同事转交的。
有一次,思懿正专心的走路,一辆自行车从思懿身边蹭了一下飞驰而过,待思懿缓过神来,口袋里多了一封求爱信。
这一天周六的上午,来了两位警察,都是190mm以上的个头,长的挺拔威武,帅帅的,到思懿的图书室看书来了。
快下班的时候,其中一个塞给思懿一封信,思懿像往常一样没事似地扔进了抽屉里,临走跟他们客气的笑了笑。
这两个人,一个是明,一个就是后来的俊然。
信是俊然写的。
明思懿是认识的,父亲是思懿那个地方交警大队的队长。
俊然思懿从来没见过,不是本地人。
晚上的时候,正好赶着周六,思懿是上班的,结果俊然单独跑来了,把思懿喊出来,问思懿对他的印象如何。
思懿笑着说,我们不认识,又从没交往过,我怎么知道印象如何呢?说着,就把求爱信退给了俊然。
俊然接信的时候,思懿感觉到了俊然的心跳声,居然俊然拿信的手抖的厉害。
不知道怎么回事,思懿的心也跟着剧烈的跳了起来,说话也有点儿颤抖。
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挺拔威武、英气逼人的男人。
思懿发现俊然正满目含情、目光灼热的望着思懿。
思懿心里平静的湖水起了涟漪。
她被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看的有些心慌意乱,心怦怦的快要跳出来了。
思懿真的给这个英俊潇洒的男人给摄住了!
“信能不能再还给我,让我再看一看?”思懿脸红的像发烧,不好意思的恳求。
其实先前思懿根本连信都没有看,到底写的啥内容都不知道。
想到自己无所谓的态度,思懿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这么说,你是再给我一个机会喽?”俊然开心的笑了,把信又递给了思懿。
思懿抓过信慌不择路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