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是爱情的初稿无望又地久天长的爱

文:储朝闻

  暗恋是一种经历,人人都有过。有的是擦肩而过,随着时间的消失逐渐淡忘,更多的演化为无望的期待,一首伴随终身凄惋的歌。“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如果你读过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家》《春》《秋》或看过,张瑞芳、孙道临、黄宗英演的电影《家》不论你是否曾经暗地里恋爱过,都会替觉新(孙道临饰)与梅表姐(黄宗英饰)既不能结合,又不能忘掉的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掉泪。觉新当了瑞珏(张瑞芳饰)的丈夫,梅表姐也快要做人妻子,可他们总是旧情难忘。他们见面了,心中明白,这也许是他们的最后一面了,梅表姐给觉新一方手帕,那上面绣的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诗的下方落款处是一朵梅花。

读《家》《春》《秋》时,偏偏又读到了海涅的诗:谁个青年男子不善钟情,谁个妙龄的女郎不善怀春,这是人生中的至圣至洁,为什么从此会有痛苦的飞迸。方领悟出为爱而苦闷痛苦中外皆然。那时候我正暗中偷偷地爱上过同坐的她,明明知道他不可能喜欢上我,还是情不自禁地爱了。后来又移情别恋,爱上苏联电影《萨特阔》中的漂亮女演员。

我相信,同我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都会有同感:“自由恋爱”的旗帜下,的恋爱并不自由,暗恋与青春年少同步,与死去活来的爱同行。

当年纪稍长,特别是读了陆游晚年的诗,就开始检讨自己的偏颇与无知,这首词如下:

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这首词是陆游写在故乡禹迹寺的一堵粉墙上的。一首爱情的绝唱,一首生死不渝的挽歌。

一个柳暗花明的春天,陆游出游故乡禹迹寺,不先不后,前妻唐婉和他现任夫君程世俊也来这儿游玩,此时他们分手,已经十年,四目相向无言以对。唐婉再嫁名花有主,陆游再聚并无幸福,纵有千言万语也难以启口,彼此用目光问候。唐婉看见陆游个人孤孤单单一人,心中阵阵作痛。程世俊也是个风流潇洒的人物,她征得夫君的同意,叫家人给陆游送了一份酒肴相他致意,陆游当然完全能体会到,唐婉的一往深情,均化在无言思念和无尽的愁怅中。菜光酒馨之后,陆游挥毫在一堵粉墙上写下了一首悲痛绝伦的词《钗头凤》。很快唐婉看就看到了,这首写给他的词。2 (161)她回去后也和了一首,不久就忧郁病逝。

陆游和唐婉表妹青梅竹马少小无猜,唐婉通音律,精诗词,夫唱妇随天生一对,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陆游的母亲对自已的内侄女深恶痛绝,硬迫陆游将唐婉休归母家,活活拆散一对恩爱的夫妻。陆游又怎敢批评自己的母亲,只好含糊一句,无限幽怨地归之为“东风恶”了。

暗恋,是无望又地久天长的爱,照此看来 ,暗恋是个老古董了,与现代人无缘。其实,世间美好的东西永远不会过时,只要人世间尚存在,斗转星移也好凔海桑田也吧,男女之间的两情相悦,就会不断的演绎下去。当然,随着历史的进程,阐释版本各不相同,但书写的文字仍然是一脉相承。

当今的追星族,年轻人多,他们对心中偶象的追逐,多数是单相思,却又十分执著契而不舍的,有的已经结婚生子,还是不能割舍心中的爱,也许成为永远的秘密。

我在公共气车上就看到一幕,由于塞车汽车如蜗牛爬行,一少女跪在地上央求司机把车开快些,兴许还能看上一眼她的歌星,不然要报恨终身。公开自已的情感,大胆表白应当属于当今少男少女所有。

暗恋,是爱情的初稿,有很大的空间让人去暝思苦想,尽可以写出得意者的华丽篇章,或失意者荡气回肠的悲歌。

不过,我还是觉得唐朝诗人杜牧的这首七绝好,精美图集 (44)短短的四句话,把暗恋的心态描写推到极致。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