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此景,此情,此生

文:兰溪XIANGR

曾经为诗,曾经为文,相较你们,似乎没有专门写过情话。总以为情到深处当是无话可说。

曾经初恋,曾经期待,相较你们,好像也没有什么实在的东西。总以为清一色的洁白才是爱情的纯真。

可是,当你在茫茫人海里带着岁月沧桑而又深邃豁然的熟稔的样子映帘我的视线,蓦然间闯进我的心里。

没有倾慕,没有相见,没有相识,是一种彼此品格的一种机缘宿命,一种千年来彼此持着生死相约的信条佳酿着属于今生里又一轮回姻缘芳淳,是一种本来的自然,本性的融合,是一种前世今生的生命交响曲的延续……

尽然,我心握着时钟,每天都紧紧守护着彼此挚情的地方静候着你我故事的帷幕,推开心窗,我想那里有属于彼此盛开的玫瑰和星眸,亲抚平静而相犀的心灵,然后你走来轻轻搂过我,不言不语。

那一刻,我想我拥有的是这世间最柔蜜的东西,正音质着我,轻轻靡满着我们的氛围。

那一刻,风含情水含笑……蔚我每天的滋颜,青春嫣然。

尽管,我的心时刻着你,每一天,心里都分秒着等待你属于我,属于我们两个人独处的时间的到来。

抑或是你无暇而形神难支时,在某一瞬间里,在你思维已习惯有意识地想念我的间隙里,你用心的默韵墨迹着思念来过的神韵,我却总还能如期捕获着你的心语,秀色着芳心暗动。

那一刻你感应了我,我感动了你。在每一举手投足里,行动着的是自己的身体,神化的却是你的气度,你的气息,你的温存……

不知有多少这样的时刻,你奇迹了我的灵性,让我的感想飞在青云端,如焚火烙身,灼姿一段段霓裳,刻痕着平素里的念珠揉捻成红豆心事,把幸福信念成诗……

尽管,在我的一圙一笑里有你专注着的爱恋的憨样;在我多情的内藻里有我温习过你的情结……

尽管你就在我的每一驻足,每一思想里相形相神,不曾离开过……

尽管不知多少次,我接收到你掷来绣球的消息及其内容,在我的心里滴溜溜地满心滚,越来越大,越来越快,越来越烫……
2 (24)

  尽管爱情的崇尚早已被现代,多少人早已验证了与他和她鈡情三五天或数周数月,就好像一切只是一场不期而遇的病那么简单的来,又好像只是一场预料之中的结束那么容易的去。

就算在《茵梦湖》里,一切美丽的也只是一段美丽的邂逅。

尽管如此之多……

就算再也没有谁可以知道,可以真正领略到就是那样的美丽,对于罗密欧与朱丽叶却是一场悲剧性的雪崩的来龙去脉。2 (24)

就算一切美丽的东西都将接受“制裁”,被叶公好龙的现代人津津乐道,敛收成时代的“艳遇”……

我愿意一生挚守这样古朴久远的魅力流驻心涧,与你自然和谐一体,并且一点一滴深入骨髓。

你的话,是一辈子不过时的暧昧,此言了我一生的情空。

你的恋,是一辈子不邂逅的痴迷,此景忘乎我所有思想的旁骛,定格了我一生的风向—心系你!

我愿意一生厮守这样的一副图画: 在一株古老的梧桐树下,一个妻子如是的对语皓月,神情专注而又平静。美目守望着夜空那颗最亮的星星,眉心间默默流淌着宫阙里的心事……悄悄的把它一段一段拧结成绳的故事,眼瞅着家乡的那条路,慢慢地拉长,再长……想你应该握紧了那一头,终于有天你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帘,而我们的情就在你从绳的那头走来里悠荡,缱芳,爱在流溢着成长……

我想你箴言的呼唤,无声的默念,你不言花哨,不语情阑,只两心相拾着那样这样着的陈年格韵。

我想你一向恒温着我,不为热,不为曾发生过的追棒所蚀,不为曾劣质的腥风所蒙,始终依然着哲人十分,依旧如是。

我想你的世界是一座幽深的房子,房子里也许着盘根错节的叙事。但因为我的到来,那些在没有我的记忆里,一切就是那座房子前世。

只愿从此言,此景,此情后我是你唯一攀缘窗台上的一根藤罗。

只愿为你守着约,不把美丽邂逅,不让除你我之外的别的一个字或词的磁场捕获我俩的情,捕捉你我的心。

此言,此景,此情,此生……永不凋败!

—醉我如花的年岁,柔你如花的新娘!

—我的美丽,源于你给的幸福。

此言,此景,此情,此生……经年而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