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痴”者说

文/素心若雪
?

世界上最美丽,最纯净的生命莫过于鲜花了,年轻时忙忙碌碌,忽略了无数的花开花落,几近天命之年,行进的脚步渐渐放缓,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思考,对身边的花开叶落有了更多的感悟。对花当歌,人生几何?余生不愿再错过任何一场能够抵达的花开,寻花、赏花、拍花乐此不疲,因此我被朋友们戏称为“花痴”。

李商隐有诗云:“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诗人不仅白天寻花赏花,而且秉烛夜赏,这才是真正的“花痴”啊!在古人面前,在美丽的花儿面前,我很惭愧,感觉自己“痴”得还很不够。

  花朵是植物最精华的部分,你看那五彩缤纷的花瓣,似锦缎,又似婴儿娇嫩的肌肤;那曼妙多姿的花蕊,承载着这个物种全部的生命基因 ;那或清淡,或浓烈的花香,丝丝缕缕,扑鼻沁心。

每一种植物的花朵,都有其独特的模样,有的小如米粒,有的大如盘碗,千姿百态的娇美,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们长不出的。而且它们的性格喜好各不相同:有的喜欢草长莺飞,春和景明;有的喜欢骄阳似火,雨水丰沛;有的喜欢秋高气爽,黄叶遍地;有的喜欢银装素裹,千里冰封。它们的颜色更是五彩斑斓,姹紫嫣红,从纯白到裸粉、粉红,大红;从浅黄到明黄、金黄;从淡紫到深紫、紫红;更有深浅不一的蓝色和绿色,甚至还有黑色和多色共生。而且,越是美到极致的东西,生命越是短暂,历经四季的酷暑严寒,可它们的花期却只有短短的几天甚至几小时。这些美妙绝伦却又芳华已逝的精灵们,难道不值得我们惊艳,惊叹,如痴如醉,倍加珍爱吗?

2 (80)  人们爱花惜花,其实也是对自身命运的感慨。《王直方诗话》记载:东坡谪黄州,居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而独有海棠一株,士人不知贵。对于这株幽居独处的海棠,横遭贬谪的苏轼自元丰三年一到黄州,便目其为知己,并数次小酌花下,为之赋诗。让我们欣赏其中一首:

海棠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可见苏轼之痴情比李商隐有过之而无不及。

《红楼梦》中的林黛玉面对满园繁花想到的是:“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看到飘零的落花联想到自己寄人篱下,孤苦无依的身世,不禁感叹:“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冷土掩风流。”

面对花开花落,年轻人叹惜青春易逝,老年人感怀岁月无几。在苍茫的人世间,每个人都是匆匆过客,都有时光如梭,世事无常之伤感,但只要我们像花儿一样用心感受过日出日落,月圆月缺,经历过风雨彩虹,不管生命长短,都是无悔的人生。

  花,也是爱花者自身人格的写照,诗人屈原不仅种兰,精美图集 (20)身佩兰花,而且以兰蕙高洁自比。他在《离骚》中就多次写到兰花:“绿叶兮素枝,芳菲菲兮袭余”、“秋兰兮青表,绿叶兮紫茎”;周敦颐独爱莲,一篇《爱莲说》流芳百世;隐逸的菊花是属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写下了陶翁最惬意的时光;以梅为妻的林逋,一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把梅花写到了极致。而世间更多的人爱雍容华贵的牡丹,有“只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之说。

  余本一俗人,不如名人高士们爱得专一,自认为世间一切花草都有它们的可爱之处,不管是田野里的小家碧玉,还是园林中的大家闺秀。都各有各的风姿,各有各的神韵。

所以,我从料峭轻寒里的第一朵迎春花开始,让目光在低处的婆婆纳、蒲公英,高处的杏花、桃花、梨花之间徜徉。陶醉在海棠、丁香、樱花的绰约风姿与浪漫情怀里,与低飞的蓝蝴蝶——鸢尾花一起为春天谢幕,由衷地感叹:春城无处不飞花,俯仰皆是美娇娥。

这个时节,爱花者的眼睛可以算是在天堂里了,一场场花的盛宴让人大饱眼福。

  鸢尾花的歌声余音未散,玫瑰、月季,蔷薇这些初夏的天使们已盛装登场,与紧随其后的石榴花、格桑花、荷花、凌霄、紫薇、木槿等说不完道不尽的花儿们共同打开一幅灿烂浩繁的夏花长卷。夏天的花一般花期都比较长,像这个季节一样有足够的耐心和实力。如果没有这些花儿的陪伴,炎炎盛夏会不会让人更觉酷暑难耐,漫长无聊?

  百花凋零,落叶缤纷之时,孤标傲世的秋菊悠然绽放,在大地萧瑟的幕布上及时增添了一抹明艳,抚慰着我们落寞的心魂。白居易赞到 :“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 那些名贵的菊花固然光彩夺目,引人追捧,但我更偏爱田间山野的无名小菊,那种天然的野趣,纯真烂漫的笑脸,每每让我想起童年时田野里奔跑嘻嘻的玩伴。

  寒冬里,“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万物枯寂之中,凌寒傲雪的梅花,为四季画上了一个惊艳的句号。遗憾的是,我至今无缘一睹白雪红梅的风采,但有幸数度亲近黄色腊梅花的芳泽,它们花型娇小,却香气袭人,是万物沉睡之时,独自醒来,眺望春天的眼睛。

  试想,如果世界上没有鲜花,没有这些绚丽缤纷的色彩,该是多么单调,多么寂寞,多么无趣啊。花儿不仅装点着自然,美化了我们的生活,也启迪滋养着人们的心灵。宋代杜耒有诗云:“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苏轼也写过:“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以花寄情的诗句不胜枚举 ,自古至今花儿与爱情一样是文学作品中永恒的主题,它书写着人们的喜怒哀乐,承载着世间的悲欢离合。那些浸润着花气的文字,每每读起来都感觉口齿噙香,回味悠长。

鲜花也是我们表达情感时首选的形象大使,一束束玫瑰、百合、康乃馨……带着各自无需言说的感情密码,制造出一幕幕感人至深,温馨浪漫的场景。

花是生命之美最直观的呈现,爱花的人更爱生命,更爱自然,更爱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为什么蜜蜂能酿出这么甜美的蜜,我想是因为它们终生以花为伴,眼里是美的,心中是甜的。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一只蜜蜂,永远徜徉在花海,四季追逐着花期。把“花痴”做到完美,做到极致。